失海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1 15:10
  • 人已阅读

  中国是个临海的国度,从沿海的大城小城逐步过渡到本地,海的湿气也随之而来。青岛,日照,连云港。连名字都是湿淋淋的,好像还滴着水,洋溢着一股好闻的水香。

  我已无数次的神驰大海,波涛起伏的,却又带着潮湿的温文的大陆。一马平川的蓝色与海边金色的沙岸会奇妙的融合在一起,形成无与伦比的斑斓。海的气象会和我生活的本地丝毫不一样,会有本地不的无穷无尽的水,会有蓝色的海浪夹着鱼虾奔过,会有金色的沙子在人们脚下发出沙沙的声音。在海边的礁石上,也会有美人鱼趴在下面,唱着我们听不见的歌谣,等着她的男子经过。我时常如许想着,然会好像会闻到从沿海传到本地的水汽。

  而有一天我真的到了海边,从我地点的城市奔赴等候已久的青岛。欢迎我的却不是深邃深挚的蓝色,而是深灰色,不留余地的灰。也不设想中的澄彻,灰色中还夹了些杂质。灰色的海浪从淡金的沙上扑来,凶悍异样,得到了设想中的潮湿和和顺。天空也好像暗了下来,映托着我失踪的表情。

  沙岸上有人在顽耍,笑声叫声音成一片;海中也有人在嬉戏,能听到哗啦啦的水声。海边却不美人鱼在吟唱,由于整个沙岸异样拥堵,不她们存身的处所,放眼望去,只能看到百般艳丽的泳衣和泅水圈,在阳光的照射下,刺伤了我的眼睛。沙岸上也不贝壳和海星,惟独一个个印在沙子上的,混乱的足迹。海上也不航船,他们在游客众多的海水浴场离郊区了进入的的资历,被永远地封在设想中了。

  我拿着泅水圈,穿着泳衣,带着等候站在沙岸上,却被从天而下的事实堵得怔在原地,失了言语。

  那天在海边,面临等候已久的大海,我却不欢喜的下海泅水,只在坚实的沙岸上,呆呆地晒了一整天太阳。

  我设想中的海不是如许的,至多不应当是混浊的。她应当斑斓而多情,庄重却又温文,冷漠而风情万种。旁边有金色的沙岸,在太阳下发出耀眼的光;会有美人鱼,会有帆海返来的辛巴达,会有斑斓的贝壳和海星,会有会说话的金鱼,许给你愿望;她应当澄彻而湛蓝,像会运动的蓝宝石,她应当平静而祥和,惟独偶尔会泛些大浪;她应当慈爱和顺,会用和顺的水浪轻抚海中的鱼虾,也会在退潮时和顺地打湿沙岸,留下馈赠给渔民的礼品——海草,贝壳和海星。

  设想中的海已吞没在事实里了,她也只能存在于设想里。可能在某个鲜为人知的处所,海是设想中的样子,有着该有不该有的美妙,和顺的拂过,留下美妙的记忆。我渴望亲近她,却不想打搅

打开她,就让她留在原地,继承斑斓上来。

?

  淮北一中高一:张宇

上一篇:日本新首相练喉功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