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报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0-11 15:10
  • 人已阅读

  明天的通信是即时通信,不要说在海内,即便跨洋到美国,打个电话发个信息随时能够疏浚,也花不了多少钱以至还不费钱,有话则长,无话则短。这类疏浚方便才涌现十余年,百姓都已习而不察了。

  

  从前可不成,国际疏浚没人敢打电话,生产不起。再说多数单元的电话都没有国际短途功效,等于去短途电话大楼你也付不起用度。海内短途电话的用度极高且非常不方便,以是大部分百姓都选择发电报。

  

  发电报要去邮局,在中国的都会和州里都能够找到邮局。当时发电报算是邮局的主营营业,每次去都要排着队,支付一张表格,填上收报人的姓名、地点,再填上需求说的内容。一般来说,都会之间当天能收到,到乡下也延误不了几天。

  

  电报是按字收费的,一个字3分钱,标点符号和空格都按字盘算。明天听着3分钱不算什么,写100字才3元钱。可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,3分钱不廉价,当时荷戈一个月的补助才6元,学徒工一个月挣16元。因此,人们发电报就会一丝不苟,话简至极限,比如:母病速归;父安勿念。

  

  因为语言缩减又不加标点,笑话频出。我的一个同窗接到家里的电报:腰好后腿瘸。他来问我说:“我妈腰伤好了,怎么后腿出了问题?”我揣摩了一下告诉他,不是腰好,后腿又瘸了,是腰好后,腿又瘸了。因而乐了一番。还有一则,小夫妻新婚没几日别离,老婆出远门,商定了暗记,若是有身了就发电报“要爆炸”,当时的人碍于体面,不好意义说有身,让邮递员大呼小叫地公然传送信息。谁知离开才几周,公安局找上门来,把丈夫拘留收禁,审问了半天才知不是坏分子,不是真要爆炸的意义。这些我所阅历的真事,明天想来都是笑料,可当时面临气势的公安人员,没人笑得出来,还非常丢人。